穿越之金屋藏娇

将至醉后岂堪夸

类别:言情小说 作者:莫漠MOMO 书名:穿越之金屋藏娇

请记住我们:【anniemerch.com】    

夜凉如水。

握起姝姝的手,方才发现姝姝的手冰凉冰凉。有些不对劲,“姝姝”贴手放在姝姝的额头,竟是火热火热:“糟了,不会是发烧了吧。”

姝姝别扭的扭开头:“不知道,就是有点难受而已。”

我捏了捏姝姝的鼻子,“不许噘嘴,看大夫,乖乖吃药。”正要吩咐两边的宫女去找太医过来,姝姝拉住了我的手。

“娘,我才不吃那些哭哈哈的药,你让我好好睡一觉就好了。再说,我只吃纤尘干爹的药,甜的比较好吃。”

纤尘,我心里一个咯噔,有些怅然。

宫女请来了太医,给姝姝诊了脉,唯唯诺诺的道是风寒,开了些简单的药。我虽不懂得治病,只是,自小便和纤尘一起,多少懂些药理,太医开的药物多的是驱寒的药物,保守的治疗。

挥手让他们下去。不一会,天亮了,馆陶娘亲进了宫,面色有些难看,看着床上的姝姝高烧依旧不退,说不出一句话来。

“姝姝这烧来的突然,谁都没有想到,昨个还好好的,大概是呆我旁边时候累到了。”我给姝姝擦了擦汗。心疼的看着,一边对着娘亲道,“至于”

娘亲看着姝姝红通通的脸蛋,愤愤然却又说不出什么话来,只道:“这孩子的性子和你一样,倔脾气。自个都不晓得.”

我沉默不语,有些累了,挥了挥手:“前日让娘亲带姝姝回去,阿娇为的不过是避开这高楼红墙,娘亲为何不能听阿娇一句,安生些,护好姝姝,何必让姝姝也搀和到这些后宫纠葛中。”

语罢,我便有些后悔,这样的话,伤了她了。正欲开口,刘彻进来了。

馆陶娘亲面色微白,挥袖告退。我看着娘亲离开的背影,心中有些懊恼,看着刘彻更是恼火。索性视而不见。

刘彻不再多说,坐到一边。

长辛端着药盅进来,见了刘彻,施礼后,道:“娘娘,今日的药已经煎好了,娘娘趁热喝了罢。”

我点点头,接过药,喝了一口,里头的苦味一时涌上,“咳咳—”

这药,怎么这么苦?

我皱起眉头,“长辛,这药,不是我平日喝的。”

长辛慌忙跪地道:“娘娘,这药方让太医给改动了些,昨日,娘娘昏厥过去,太医诊断后,看了娘娘平日的药方,道是药方无误,可用的日子长了,量少了,也少了几味药材调理,便让人添了新的。”

我转眼看了一连脸淡然的刘彻,冷冷一笑:“想不到太医属里也有这样的能人。只不过,原来的方子我用的极好了,无须他人多事。”

“好用不好用,试过才知道,”刘彻依旧漠然。

我懒得和他计较,仔细闻着味道,除了味道苦了,成分和之前的确实差不多。便喝了进去,接过递来的甜果,吁了口气。抬头方才发现,长辛已经退了出去,刘彻手中端着果盘。见我喝完,仔细瞧了瞧姝姝,手背覆上姝姝的额头,略微送松了口气道:“已经退了烧,太医都在外面侯着,需要就让他们进来瞧瞧。”

我不多说,放任刘彻去,无论姝姝日后能否逃离宫廷,刘彻对她的在意,才有可能让她在这吃人的后宫中树立保护伞,能护她一时的周全。

对于刘彻的父爱,我是不信任的,且不论历史走向不同,如今的刘彻,和历史上的汉武帝,也有了许多相似,谁又能保证,姝姝的封号虽然不同那些惨死的公主,命运又是否会相连?谁都不知道,更无法保证。

约是一个时辰后,姝姝终于均匀的呼吸,渐渐熟睡过去。刘彻也离开去处理国事了。

看着姝姝安稳的睡颜,我渐渐安心了。

次日,姝姝的病大好,天也放了晴。

姝姝吵闹着要出去透透气,待我把她包裹成粽子后便迫不及待的跑了出去。

姝姝左看右看,小脸紧紧皱在一起,眼睛骨碌骨碌的转着。

绿心湖。

湖面此刻已经结了冰,映衬着日光,灿烂无比。

“喂~”

姝姝忽然朝着湖面上那个蓝色衣裳的少年吼了吼。

我寻着视线而去,少年约末**岁的模样,面容俊秀,头束玉冠,打理整齐,见了姝姝,面上微微一笑,只那微微一闪而过的怅然若失不经意间流露而出。

这样的年纪,会是谁?

姝姝跑到少年的身边,伸起胖胖的小手道:“诺,说好的下次见面就告诉我你的名字的。快说。”

少年见到了跟着上来的我,和身后一大群的宫女太监,敛眉低垂下眼神道“我是刘闳。”

刘闳,原来是王夫人的孩子。想不到,这么多年过去了,她的孩子也这般大了。我立在姝姝旁边看着他,少年容貌俊朗不凡。我不知道姝姝究竟是如何认识他的,只是,这个人,无论目的为何,我都不得不防备些。

“刘闳!”姝姝默念了一遍,抬头道:“你说,有人骑射也很厉害,他是谁?我要见他。”

刘闳带着笑,看着姝姝道:“他便是李广将军幼子,李敢,此人弓马骑□湛,颇有其父李广之风。”

姝姝点头,道:“好,我记下他,以后在见见,恩,娘”

姝姝回过头,看着我道:“小星舅舅和小霍哥哥什么时候能回来,我们什么时候去找他们?”

我微笑,看着刘闳道:“看来大皇子和李敢交情匪浅,”

刘闳黑眸低垂,言道:“萍水之交,毕竟君臣有别。”

“君臣有别?”我敛了颜色,道 :“齐怀王可真晓得君臣有别之礼?若是如此,为何见了本宫视而不见?这便是殿下的君臣有别之礼吗?”

所有人均被我这突如其来的冷笑震撼到了, 刘闳身形只微微一震.

“娘-”姝姝带着些疑惑,看着我.

“齐怀王见了本宫,难道就不懂得礼仪,请安问好?”我冷冷一笑,比较起王夫人, 刘闳心性的却好沉稳许多,这点,在这个年纪已经是难得的了,可惜,他直接把我 “忽视”掉时候刻意的躲闪,且无论施礼与否,他对我的戒备依然掩饰不住.

“奴婢见过皇后娘娘,见过大皇子,见过祁连公主.”湖面另一端,快步跑来一个小宫女,仓促的过来,施礼请安.

刘闳应声行礼道: “儿臣不知是皇后娘娘,请娘娘恕罪.”

我眼神瞥向那清秀的小宫女,好是忠心的丫头.

“罢了,也怪本宫多年为曾见客,你不晓得也是正常的.”想着,我便说道,转而微微一笑: “此刻该是念学的时间,殿下怎还在此游荡?”

刘闳道: “今日功课都已交了先生,便提早下了学.”

我笑着说了几句,转身离开.

如今关外,卫青带着大军挥军西去,捷报连连,李家虽依旧镇守一方,但论起军中势力威信,卫青已逐渐超越了李广.

而卫青更是取代李广之职,统领大军.

变数,不过一朝之间.

只是, 现今,刘彻虽是壮年,朝堂上下立太子的奏折纷纷上表,刘闳其母虽在掖庭,身份低下,只是,如今,刘彻也只有刘闳和李婕妤的幼子这两个儿子.而李婕妤的幼子刘旦,一个虽然身份低下,可是学识谈吐都颇得人心,而另一个,不过是襁褓中的幼子. 刘闳未必没有胜算.能够同李家交好,看来,这刘闳也的确有些手段.

姝姝看样子对刘闳印象不坏.

我正要回去收拾东西回去.只见,长辛脚步匆匆,告诉我,平阳公主求见.
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返回目页
相关推荐: 歌唱的种子 黄蓉新传 英雄联盟卡牌系统 渣男的美女控制系统 厨师天下 缘分之爱的记忆 大路传说 穿越之东厂小白 请叫我八戒